疗伤7分钟遭嘘声 纳达尔:抱歉 我不是演员

昨天的澳网(微博)男单决赛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有些出人意料:赛前被看好的头号种子纳达尔在第二盘背伤发作,严重影响了发挥,最终以3比6、2比6、6比3和3比6不敌瑞士选手瓦林卡,错失了自己的第14座大满贯奖杯,而瓦林卡则赢得了个人职业生涯的首个大满贯冠军。

纳达尔背部拉伤而且手掌出血,但他在治疗之后坚持将比赛打完并且还带伤赢下了一盘,确实不容易。整个过程也令球迷分为截然相反的两个阵营。在现场,有球迷认为纳达尔治伤回来时间已经过去7分钟了不公平,因此给了他长达半分钟的嘘声;而纳达尔的球迷则认为他为了打完比赛不让观众失望,付出了身体的代价,是职业精神的体现。那么,纳达尔的表现到底违不违规?

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晚向前中国网球著名裁判、现WTA亚大高级副总裁陈述了解相关规则,他认为现场观众应该是误会了纳达尔。“纳达尔受伤后的发球局只能站立发球,显然无法充分利用来自腰背的力量,发球时速也一度下降到125公里。熟悉网球的朋友都应该知道,失去了发球威力对于男子比赛意味着什么。不过纳达尔确实是个斗士,他居然在发球没有威力的情况下,利用技术上的超强能力连续保住发球局。从面部表情来看,背伤令纳达尔非常痛苦,似乎随时有退赛的可能,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。”陈述说。

陈述还表示,纳达尔的7分钟治疗并不过分。他说:“一般医生会花3分钟给运动员进行检查,3分钟治疗。如果加上扶纳达尔走出赛场找到合适场地进行治疗的时间,7分钟也不算过分。但现在还不清楚的是纳达尔伤在哪个具体部位,因为男运动员很少需要出赛场治疗的。”

据了解,包括大满贯在内的网球组织对运动员真伤和诈伤的判断很严格。ATP规则一方面保护真正需要救治的斗士,给予他们医疗暂停的权利,一方面也严厉打击利用规则达到恢复体力和影响对手比赛节奏的“演员”。2005年澳网决赛时,休伊特和萨芬多次“抽筋”,恶意使用医疗暂停。ITF医疗委员会最终动议,促成了ATP和ITF联合更改医疗暂停规则。

昨天的澳网决赛中,当纳达尔离场接受了长达7分钟的治疗后,他的对手瓦林卡向主裁判投诉纳达尔有超时的嫌疑。其实纳达尔在本次澳网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到投诉了。在半决赛与费德勒的比赛进行到第二盘开局阶段,纳达尔曾申请暂停治疗手掌水泡,摄像机也拍到纳达尔掌心血肉模糊的惊心一幕。但随后费德勒却对纳达尔治伤进行了投诉——纳达尔的击球叫声影响了他的专注,费德勒认为纳达尔充满痛苦的喊声让他无法专心于比赛。对此主裁判并未警告纳达尔,纳达尔也是赛后才了解,不过他还是表达了歉意,“我真的不知道。一般比赛时我只专注于击球,根本没想过要依靠这样的方式去影响对手。假如我真的对别人产生困扰,我必须说抱歉。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而对于昨天在比赛中的伤情,纳达尔赛后也透露了一些情况,他说:“从热身开始,我就感觉到背部不适,在第一盘更加严重,第一盘结束后变得恶化,理疗师试图让我的背部放松下来,但在比赛中那是不可能的。在比赛中我有想过退赛,但那不是我的风格。观众们想要欣赏到最精彩的比赛,我没能为他们奉献出最好的比赛十分抱歉,但我确实尽力了。这就是体育,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,我只能接受。伤病并不是世界末日,世界上还有很多正经历苦难的人,与他们相比,我是幸运的。”文/ 本报记者 褚鹏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相关搜索:

相关微博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[责任编辑:luningwang]

热门搜索:

    企业服务